寒霜降

鸿羽登云

两意相欢79

羞耻普雷,脸皮薄的大家小心进。


感谢 @第二块糖  @੯ੁ‧̀͡u\  @秘密  @秦鹤昀  @0.0  @小傲嬌  @小小.  @是幸运的小丸子呀  @江南☁  @爱吃火锅喝美式的小企鹅  @郭南枝  @飒飒开火车  @鱼丸emm  @奈语  @Superyou  @Mikey mouse @千千千翎  @英系少女妮玛思乐 @提拉米苏 @然 @鸭鸭鸭鸭鸭鸭 大哥们的礼物OVO




     叶慕打了个寒战,他不知道是因为早上刚起感到寒冷,还是对于前些日子那痛苦的记忆心有余悸,他突然想缩到被窝里装一会儿鸵鸟。

   

  但是他不敢。

   

  他知道错了,但不代丨表他对于将要挨的打就情愿了。除此之外,他还害怕在头脑不清丨醒的昨天,他有没有冲秦昭明乱说什么话。

   

  这他丨妈喝了点儿酒就不中用的脑子要了有什么用。叶慕烦躁的挠了挠头发,沉默的起床洗漱了。

   

  为了照顾他脆弱的肠胃,今天早上秦昭明煮了点养胃的小米粥,几个清淡的小菜。叶慕心不在焉的坐在桌边,他闷头喝着小米粥,心里乱的杂草丛生。

   

  

  他的目光时不时会瞟向秦昭明,但是又很快移开。想到几十分钟后就有一顿打要挨,他都已经开始幻痛了,心理作用太强大,他甚至感觉这个木椅子坐着都不舒服了。

   

  

  吃完饭,他胆战心惊的回了屋子,秦昭明在厨房收拾碗筷。叶慕在屋子里来回转,“等待挨打”这个感觉实在是太糟糕了,他密切注意着外面的动向,身上都出了一层薄汗。

   

  等秦昭明收拾完进来,已经是半个小时后了。叶慕就立在床边,看到他进来浑身都僵硬了,手脚都不知道该怎么安放。

   

  秦昭明看了他一眼,而后侧了一下丨身丨子,手握着门把,轻轻一转把门合上了。

   

  随着“啪”的落锁声,叶慕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。在这一刻他体会到了深深的恐惧,这是面对肿丨胀丨疼痛自心底的惧怕。

   

  “哥,”叶慕紧张地咽了咽口水,恨不得溜之大吉,可唯一的通道已经被堵在了秦昭明身后。

  




中间的部分在@北斗。 






  “告诉我,你现在这个样子趴在我膝盖上,是要准备干什么?”

   

  叶慕脸红透了,他的耳尖都红彤彤的,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但又不能不回话,挣扎许久才说,“挨打。”

  

  “说详细了,”秦昭明当然不会满意这样的回答,“谁挨打,被怎么打?”

   

  “哥!”叶慕臊的哭腔都要出来了,他真的太羞了,“别这么问……”

   

  “现在说,还是我给你提个醒之后说?”秦昭明开口。

   

  任谁都知道,秦昭明的“提醒”可不会只是言语上的“提醒”,叶慕被丨逼的眼泪都滚下来几滴,觉得这么大了没被这么没皮没脸的打过。他嗫嚅着小声说了一句,说完感到节操掉了一地,觉得自己不是二十岁,而是十二。

   

  “声音那么小,你是给我听的?”秦昭明轻启薄唇,他语气中并无生气的意味,但仍然让叶慕怕的瑟缩了一下。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感谢大家的点赞和评论!

小剧场是一个梗,镜子的用途

两意相欢78

感谢各位送礼物和爱发电的大哥们!还没来得及整理出名单我下次一起!感谢你们!




      “我先带他走了。”秦昭明冲许非尘交待了一声,然后轻轻拍了拍叶慕的脸,“叶慕,起来了。”

   

  叶慕迷迷瞪瞪的转醒,他睡意惺忪的眼睛看着秦昭明,似乎聚焦了一下才认出来秦昭明,“哦,你来了啊。”

   

  秦昭明拖着他的胳膊把他拉了起来,语气略带不满,“这样睡会着凉的,回家睡。”

   

  羊毛大衣挂在门口,叶慕慢吞吞的套上才走。走廊的灯光也让人眼晕,叶慕感觉身上又乏力又困倦,酒劲有些上来,他有些不想动了。

   

  叶慕身旁的秦昭明边走边说,“屋里虽然有暖气,你敞着怀睡觉还是会感冒,怎么都不注意?”

   

  他说了并没有听到回复,一回头看,叶慕已经落在了几步之外,“怎么了?”

   

  叶慕蹭到他身旁,头脑昏胀,他也不想动脑子思考,他的声音懒懒的,充满了撒娇意味,“我好累,我没劲儿了。你背我吧。”

   

  秦昭明苦笑不得,“你多大人了啊?人高马大的小伙子,还要我背啊?”

   

  被拒绝的叶慕也不气馁,他伸手抓着秦昭明的胳膊耍赖,“我不想走路,你背我,不然我就不走了。”

   

  秦昭明真的对他无奈了,室内人不少,他退了一步,哄孩子似的,“等出去就背你好吗?”

   

  叶慕这才露出笑容,听话的跟他下楼了。等到了门口,他直接抱着秦昭明的脖子跳了上去。秦昭明的体格比他壮不少,背起来一个他很容易。

   

  趴在秦昭明的肩头,这个人身上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,叶慕瞬间感到了安心。

   

  室外的冷空气没把他的酒劲儿吹散多少,反而让他的头晕的更厉害了。他抱着秦昭明的脖子,脸几乎贴着秦昭明的后脑勺,那柔软的嘴唇时不时蹭一下秦昭明的后脖颈。

   

  秦昭明身上都出了一身汗,他感觉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,斥了一声,“别乱动。”

   

  两个人距离那么近,加上离开了店里,他才注意到叶慕身上的酒气。他有些不悦,但更多的是无可奈何。

   

  “我没动。”叶慕委屈的哼咛了一声,把秦昭明的脖子抱的更紧了。

   

  秦昭明感觉身上越来越热,叶慕把他箍的太紧了,他感觉叶慕的嘴唇时不时在蹭着他,让他心乱如麻。

   

  秦昭明身上好香,怎么那么香。他好有力气,怎么背了我这么久一点儿都不喘啊。叶慕眼睛都半闭上了,迷迷瞪瞪的想。

   

  他眯起来的眼睛里看到秦昭明红透了的耳廓,他觉得好可爱啊,怎么秦昭明耳朵红了呢,怎么耳朵红红的秦昭明也这么招人喜欢呢。

   

  鬼使神差地,他伸出舌头,舌尖轻轻地触碰了一下秦昭明的耳朵。

   

  秦昭明感觉全身如同电流涌过,他狠狠一抖,险些把叶慕扔下去。他想扭头看看叶慕在干什么,但这个姿势实在不方便,又不能半道把叶慕扔下去,实在痛苦。

   

  他战战兢兢的把叶慕背到了车库,感觉身上出的汗都已经把衣服打湿了,叶慕已经又闭上了眼睛,躺在后座上就又睡了。

   

  在开车回去的路上,秦昭明心里乱的如麻草,他强按下心中的悸动,强作镇定地开车回了家。

   

  他本来以为现在的叶慕已经够让他头疼了,没想到回家之后更头疼。也不知道是在车上躺了一会儿晃到了还是怎么,刚到家没多久,叶慕就开始吐,在客厅吐了一次,在秦昭明慌忙处理的时候又去卫生间抱着马桶吐。

   

  秦昭明没有亲历叶慕上一次酒后,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如此虚弱的叶慕。后者手还按在上腹部,面色苍白如纸,额前全是冷汗,每一个表情都彰显着痛苦。

   

  秦昭明忙去给他倒温水,喂他喝了一些之后,叶慕还是说疼。

   

  前段时间不规律的作息让叶慕本来就脆弱的肠胃更不耐造了,翻江倒海的痛苦让他整个人都蜷缩着。秦昭明从药箱里翻出来胃药给他喝下,又照顾好一会儿,他才勉强好些。

   

  在半夜两三点的时候,叶慕才进入睡眠。秦昭明把房间收拾了一下也才入睡。等到第二天六点半,生物钟的影响让秦昭明早早睁眼。他看着睡的正香的叶慕,蹙着眉头看了一会儿,叹了口气进了厨房。

   

  叶慕在临近中午的时候醒来,刚醒就被秦昭明灌了一碗汤。他躺在床上,头发都被拱的乱糟糟的,配上那刚醒懵懂的眼神,看着呆极了。

   

  “好点儿了吗?”秦昭明问。

   

  叶慕按了按太阳穴,“嗯……”

   

  “你为什么会喝酒的?”秦昭明皱眉。

   

  叶慕先是坐在床上呆滞了一会儿,他刚醒,捋了一下才想起来昨天发生了什么。他想到在ktv发生的事情,有些黯然的同时又有些羞涩。

   

  “你知道你酒量差劲,知道你肠胃不好,你还喝酒?”秦昭明语气冷硬,他本不想刚醒就对人发火,但昨晚的叶慕实在把他吓了一下,让他心有余悸。

   

  

  叶慕感到尴尬,他不知道该怎么跟秦昭明说。这他妈怎么讲啊?因为我想知道你跟孙妍之间有没有情况,所以我问了许非尘,谁知道许非尘这个人非要灌我酒啊?也不是灌我酒我也没喝多少都怪我酒量差……但是这他妈怎么说!

   

  等不到回答,秦昭明微微抿了抿唇,“话都不会说了?”

   

  

  叶慕即使再傻,再迟钝,他也知道秦昭明生气了。他不着痕迹的往床那头缩了缩,因为害怕,本来就紧张变得更紧张了,“他们玩游戏来着,就喝了点。”

  

  

  这个回答当然不能让秦昭明满意。秦昭明虽然心里控制着不想凶人,但他实在生气,四级前一夜的那次已经让叶慕挂过了急诊,他不知道叶慕怎么能再让自己喝成这样的。

   

  此时叶慕正磕磕巴巴的解释,“我想着,我想着红酒……红酒应该没什么事的,也没喝多少……”

   

  他心里实在太后悔了,他妈的,如果他没有那么抹不开面子就好了,如果他坚决不喝就好了。怎么跟许非尘沾边的就没有一件好事!

   

  秦昭明盯着他看了一会儿,把叶慕看的都发毛了,叶慕像个受惊的鹌鹑一样缩着,眼睛都不敢跟秦昭明对视。他对于昨天醉酒后的事记不太清了,也不知道秦昭明在想什么,心里没底儿极了。

   

  他在惧怕之中,听见秦昭明淡淡的声音,“起床收拾收拾,把饭吃了,然后准备挨打。”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感谢大家的点赞和评论呜呜

小彩蛋是一个小小的故事~


两意相欢77

感谢@秦鹤昀 @0.0  @到處浪 @私藏人间 @长草的古右右 @第十六年春 大哥们的礼物以及@五年中考三年模拟大哥的打赏OVO









         刚开学,课业并不算忙。叶慕还是去报了导医活动,他被许非尘硬掳到了一个组,他总觉得许非尘对他有着浓厚的好奇心,他又无奈又好笑。但想着能在一个组,起码是有这个熟人带,就随许非尘去了。

  

  

  “今天我不去你家吃饭了,我今天去了二附院有活动,赶不回去。”叶慕给秦昭明打电话,后者虽然已经搬回宿舍,但最近因为每天都忙到很晚就没住在学校。

  

  “真的不来?”秦昭明不免遗憾,“我食材都买好了,准备吃火锅来着。”

  

  “不了。”叶慕拒绝,他挂断电话之后跟一队人在医院做了一下午志愿,医院的人很多,忙忙碌碌的时间就过去了。

  

  到了饭点,他们在附属医院门口找了个烧烤店吃了顿烧烤,吃完饭也才七八点,导医队的组长就提议去旁边的KTV唱会儿歌。

  

  叶慕是能跟人闹起来的性格,但今天走了一天实在疲累,他无心社交,就坐在一边听人唱。正在发呆之际,旁边突然坐过来一个人。

  

  叶慕微一转头,许非尘正靠在沙发上看着他。

  “他们在那儿该唱歌的唱歌,该打牌的打牌,你怎么都不参与?”

  “累,”叶慕摇摇头。

  

  偌大的城市里,碰到一个同好不容易。叶慕大概能明白为什么许非尘对他有莫大的兴趣。

  

  许非尘在桌子上翻了一下,撩了盘东西过来,“出来就别死气沉沉的,跟我玩一会儿。”

  

  “不玩。”叶慕拒绝。

  

  “来嘛,”许非尘笑着,“跟我真心话几局,加深一下我们俩之间的了解?”

  

  叶慕本想再拒绝,但想到什么,心里一动,应了下来。

  

  叶慕没有心思玩桌游,许非尘就抽出来了一副扑克牌,两个人每个人抽四张牌比点数。也是打发时间的好方式。

  

  第一局许非尘点小,两个人坐在角落,其他人正玩的激烈,没人注意。叶慕微微压低了声音,“秦昭明有没有什么恋爱动向?”

  

  “我只知道他母胎solo,其他不了解。”

  

  叶慕直感到后悔,他就应该问的直白一点。这个回答跟他妈没回似的。许非尘、孙妍和秦昭明同在一个组里,他不熟悉孙妍,但许非尘对一起做事的组员肯定熟悉。叶慕深深的无语了,为自己浪费掉一次问答机会感到可惜。

  

  偏偏之后的手气都没那么好,叶慕连着输了两局。许非尘还是那种又八卦又爱玩儿的人,两个私密的问题问的叶慕面红耳赤,恨不得找个缝儿钻进去。

  

  “你怎么脸皮儿这么薄啊?”许非尘觉得有趣,他觉得这个一逗就脸红的白嫩青年实在是太好玩儿了。


  叶慕翻了个白眼,心说不是我脸皮儿薄,是你有点太放得开了。他不太服气,想着总不能自己的运气这么差劲吧,就比个点数,能他妈连输三局?


  人倒霉的时候喝凉水都塞牙,叶慕哭笑不得,想八卦一下孙妍跟秦昭明怎么就那么难呢?


  “你最重的一次实践是什么程度?讲讲?”许非尘饶有兴趣。


  叶慕几乎是瞬间就想到了上一次痛打,带给他的记忆实在不好,他也羞于跟人讲起,“妈的,我拒绝回答这个问题。你他妈脑子里除了黄暴的东西还有没有别的?”


  许非尘大笑,他的笑意噙在嘴角,“行行,那不想真心话我们就换个别的。我们之前一起玩的时候都是谁输谁喝三杯的。”


  他从台子上倒了杯红酒,“咱俩就不用客气了,你把这杯喝了。”

  叶慕推了一下,“我不太能喝酒。”


  许非尘瞪大了眼睛,“哥们儿,红酒。你不是诓我呢吧。”


  叶慕迟疑了一下,他也不想给人留个玩比点数都玩不起的印象,又是红酒,他略一思忖,喝了。


  许非尘扣了扣桌子,“还来不来?”


  叶慕满心都揣着好奇,铁着劲儿要找个机会把问题问了。他的好运只在开门的那一次显现了,此后的两局又是惨败。


  两杯红酒下肚,他脑子里满满的都是不理解,这个他妈纯看手气、不靠思考的东西,得他妈多小的概率能连输这么多局啊?他妈的莫非天意都不让他打探?


  想到这叶慕更生气了,他脑子里又想到秦昭明对待孙妍的温柔模样,心里酸酸的。越想越生气,越想憋屈。


  想到秦昭明平时这么直男,没准性取向也是宁折不弯,孙妍这么一个大美女在面前,秦昭明有什么理由拒绝啊。


  一股失落涌上心头。


  叶慕喝酒上脸很快,他本来酒量就奇差,之前的白酒是一杯倒的水平,红酒也没好到哪去。他靠在沙发上,不知道是屋内人多太闷了,还是别的原因,只觉得身上都热乎乎的。


  一旁的许非尘接了个电话,顿了一下把手机递给了叶慕,“秦昭明电话。”


  叶慕愣了一下,“喂?怎么了?”


  “你在哪儿呢?给你打电话怎么没接?”秦昭明的声音响起。


  叶慕翻找了一下兜里的手机,“哦,没电了。”


  “太晚了,你回去赶不上学校门禁,你什么时候走?我去接你到我家这儿。”


  叶慕看了一眼时间,宿舍门禁十点半,现在回去肯定来不及了。屋内也许太热了,闷的他直晕得慌,“我给你发定位,你现在来吧。”


  电话挂断之后,他又跟许非尘玩了两局,最后一局终于赢了。许非尘听他这么问,呆了一下,“孙妍?”


  他想委婉的说,但是他的嘴实在学不会这项技能。他想说孙妍喜欢秦昭明他妈的大家不都知道,但还是斟酌了一下才开口,“她好像蛮喜欢秦昭明的,有跟我说过,但是没告白吧。”


  叶慕只想说他妈的又他妈说了句废话,但是他感觉全身更没力气了,没精力骂人了。喝了点酒,他大着胆子,“你、那你觉得,秦昭明是什么意思?”


  许非尘苦着一张脸,“我感觉秦昭明不像弯的。”



  叶慕心凉了一点,酒精让他的情绪更加敏感,许非尘的话就是加重了他的忧虑。啊,连秦昭明的好朋友都这么觉得。他突然开始难过了,只是想想秦昭明有可能在不久后跟其他女生谈恋爱他就接受不了。

  


  越想越烦,烦躁的他抓了抓头发,身上越来越热,逼仄的屋内让人透不过气儿。叶慕穿了一个衬衫,他把上面两个扣子扯了,依然还是热,他想出门呼吸一下新鲜空气,但又懒得动,就半躺在沙发上等秦昭明。

  

  等秦昭明推门而入时,看到的景象就是——

  

  叶慕慵懒的靠在沙发靠背上,他身上那件衬衫松松垮垮,大开的领口把一小片白皙的前胸暴露无遗,锁骨的起伏诱人的想让人在上面啃上一口。KTV的灯光打在叶慕身上,让他露出的那些肌肤光洁的像玉一样。


  秦昭明走进嘈杂的屋内,他走近得以将景象看的更加清楚。叶慕的身上白里透着粉红,那细腻的皮肤让人怀疑,会不会按一下就留一道印子。


  秦昭明向前一步,呼吸都有些急促,他蹙着眉头,抬手把叶慕的扣子都扣上了,连最上面的那个都扣的紧紧的。这粗暴的动作让睡梦中的叶慕都发出一声呓语。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彩蛋是叶慕的那两个问答~




最近又有事要忙啊呜呜,要写写论文,还想要看一看剧,呜呜但我会努力码字的。

感谢大家的点赞和评论~

两意相欢76

感谢@南笙。@੯ੁ‧̀͡u\ @到處浪 大哥们的礼物OVO


     




       除了心疼和后悔,秦昭明再没别的情绪了。在这个时刻,他甚至都有点恍惚了:对这个人,我真的要拿我的原则性去束缚他吗。

   

  如果不是发烧和这连日的冷战,叶慕不可能跟他说这些。这一番话听到秦昭明耳里,杀伤力大极了。秦昭明都不知道该干什么好,慌乱的只顾着给叶慕擦眼泪。

   

  

  叶慕的情绪慢慢被安抚下去,他眼皮子上像压了铅块,虽然竭力想醒着,但慢慢还是陷入了睡眠之中。

   

  趁他睡熟,秦昭明去厨房煲了点汤。或许因为身体素质不算太好,叶慕每次发烧都来的严重,烧的反反复复的,前半夜已经退下去的烧后半夜温度又重新升了上来,没把秦昭明担心的够呛。

   

  半夜秦昭明又给叶慕用酒精物理降温了一次,又是给他递水又是给他擦身体的折腾了一晚上。这一夜没合眼,秦昭明望着睡熟的叶慕,累的感觉并不明显,完完全全被复杂的心绪盖过了。

   

  他懊悔极了,他后悔当时的气恼,为什么不再联系一下叶慕?明明知道叶慕家里的地址,为什么不去家里看看?

   

  一个带伤且发着高烧的人独自待在家里,无人照顾,家里连一口热水都没有,生病之余还要提心吊胆会不会被抛下,这对一个小孩儿来说实在是太狠了。

   

  秦昭明不敢细想,他从来没有哪一刻这么的后悔。他都想质问自己,面子和原则到底有没有那么重要?当时为什么不去找一下叶慕?为什么不去哄哄他?

  

  有没有必要怄那一口气?他早该料到叶慕那一晚不会好过的。

  

  他突然觉得原则和道理没有那么重要了,因为叶慕伤心难过带给他的心疼触动远大于自身的原则性。在感情里面要分什么高低胜负,他如果喜欢就多付出一点又能怎么样?为什么不能再细心、再体贴一点?……

   

  

   

  叶慕这一睡直接睡到了第二天近中午,总归是二十多岁的小伙子,昨晚被秦昭明那样照顾一晚,今天起来基本上好的差不多了,除了身后的伤痛依然肆虐,叶慕基本上已经满血恢复了。

   

  

  “起床吃饭吧,”秦昭明推门而入,“都十一点了。”

   

  叶慕慢吞吞的爬起来,起身的时候还会牵动到身后的伤,疼的一抖。

   

  因为他生病,秦昭明做饭做的很清淡,下了点挂面,还有昨晚煲上的汤。

   

  

   

  叶慕站在桌子边儿,他这样子根本也不可能坐下,挑了两口面条吃掉。秦昭明的厨艺实在了得,即使再清淡的面都不会让叶慕觉得难以下咽。

   

  他想:啊,真好,醒来看到的是温和的秦昭明,还能吃到秦昭明做的饭,真好。

  

  

  “好点儿了吗?”秦昭明边给他盛汤边问。

   

  “嗯?”叶慕小小的懵了一下,他“哦哦”了两声,慌忙接过汤碗。他现在脑子比昨天清醒多了,不比昨天横冲直撞的样子,他后知后觉的感到尴尬和羞耻。

   

  他对昨天自己说的那一堆话基本上没有印象了,因而对于现在平和的秦昭明,有些不适应与受宠若惊。

   

  “还行,好多了。”

   

  他埋头吃饭,跟秦昭明虽然关系重归于好,但是这几天秦昭明带给他的威压不是一时间能消散的。清醒之后他的理智回笼,对秦昭明难免有点怯怯。

   

  “把姜枣茶喝了,回屋我给你上药。”看他吃完,秦昭明吩咐他。

   

  叶慕顺从的喝了姜茶,吃了药片,跟着秦昭明回了卧室。

  

  秦昭明坐在沙发上,他就僵硬的杵在屋中央,不知下一步该干什么。

   

  “愣着干什么,趴过来。”秦昭明纳闷。

   

  太久没在清醒的情况下跟秦昭明有亲昵的接触,叶慕呼吸都屏住了,他慢吞吞的趴到了秦昭明腿上。

   

  秦昭明的手搭在他家居裤的裤腰上,只是搁着一层衣料都让叶慕疼的皱眉,他瞬间精神紧张了起来。感受到薄薄的那层裤子被拽了下来,叶慕手握成拳,身体狠狠抖了一抖。

   

  温热的指腹贴在他皮肤上,或许是想给他揉一揉伤,但他僵直的身体让秦昭明看出了他的紧张,秦昭明忍不住开口安慰了一声,“我就涂一下药,不揉开。”

   

  实在不能怨叶慕怂,这一段时间,每次跟秦昭明算得上“亲密接触”,都是在挨打,现在这个姿势,很难不让他想到痛苦回忆。

   

  上药的整个过程,即使秦昭明有意放轻力道,叶慕还是疼的呜咽。

   

  最后秦昭明也是一身汗,两个人才算草草上完。

   

  “那天我是故意那么说的,想逼退你。”秦昭明把叶慕的衣服整好,“对不起。”

   

  叶慕愣了一下才想到秦昭明说的是在他没上药的那天训斥的话,为了那一句“我不会心疼你的”,他难受到半夜。即使现在回想,仍有些许伤心。

   

  “很多事我都要跟你道歉,对不起。”秦昭明摆弄了一下叶慕的姿势,让他侧躺在旁边的沙发上。

   

  他看着叶慕,轻轻把叶慕额前的碎发拨了一下,“我们俩聊聊,好吗?”

   

  “我有很多问题。做事往往太武断,细心也不够,忽略了你的感受;性格也沉闷,往往不会跟你表达,造成了很多误会,”秦昭明顿了顿,“以后我会注意和改正的,对不起。”

   

  “我慢慢才知道,只有你感受到的关怀和爱,才是真真切切的。在我心里你一直是最特殊的,这从来没有变过。”秦昭明叹了口气,“我挺死板的,这段时间很多事有点超出我的认知了。离开你之后真的干什么都提不起精神,我心里还是会一直记挂你。”

   

  叶慕几乎从来没有听秦昭明说过这样的话,他都以为自己脑子烧傻了。不然秦昭明这样的人嘴里能说出这样的好话?

   

  “是你让我知道,人没有必要跟自己的感情过不去。我之前评估过太多次,说我们不适合,但现在我觉得,我真的离不开你,有什么是我们俩不能磨合的?”

   

  “……哦,”叶慕半晌才点了点头,他望向秦昭明,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   

  一些话呼之欲出,但最终被秦昭明压下,他的所有言语最后都化作了四个字——

  我好想你。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休整好之后,叶慕基本没带停留的就回到了宿舍。秦昭明家里哪都挺好的,但架不住他在这个地方挨过那么多天打,短时间实在不想再待。

   

  

   

  刚开学不久,校红十字会在书荫广场摆台,叶慕抱着课本经过,肩膀上突然被拍了一下。

   

  “同学,本周的导医活动有没有兴趣报名啊?”一个耳熟的声音。

   

  叶慕扭头,一个熟悉的面孔映入眼帘,许非尘笑吟吟的看着他。

   

  “你不会把我忘了吧?”

   

  叶慕咳了一声缓解尴尬,“没有,怎么能呢。巧哈。”

   

  

  于是叶慕本来迈向宿舍的脚步硬生生拐了个弯,变成了他和许非尘两个人在湖边散步。

   

  “不好意思我太八卦了,实在憋很久没问,你们现在什么情况?”许非尘轻笑,“看昨天微信你回复我的信息,你们是和好了吗?”

   

  叶慕踢了踢路上的石子儿,“差不多算吧。”

   

  他忍不住小声嘀咕,“是有一点点八卦。”

   

  许非尘也不恼,他笑的更明朗了,“是,但也不全是因为八卦。每一次你俩有小摩擦我都能看出来,因为实在太明显了,秦昭明虽然不发火,但是一起干事儿的时候那个气压低的啊,出一个小错没准就会被他骂的。”

   

  他伸了个懒腰,“现在你们和好了我就放心了,这段时间我们组里的人能不被他折腾了。”

   

    “跟他这种明明二十一却像五十多的人相处,苦了你们了,”叶慕觉得好笑,虽然跟许非尘有过误会,他还是感谢在有矛盾的时候许非尘给他的安慰和一些消息,他低声说,“谢谢你。”

   

  许非尘坐到一边儿的石凳上,“不用谢我,实在要谢我的话,不如满足一下我的八卦心。”

   

  他饶有趣味的看着叶慕,“你喜欢秦昭明吗?”

   

  被问及这个问题,叶慕微微一怔,他很快笑了笑,坦坦荡荡的承认,“是。”

   

  柳树已经开始抽枝,严冬已经过去。发白的阳光洒在湖面,波光粼粼的煞是漂亮。叶慕颀长的身子靠在湖边的木围栏上,从侧面看去,浓密又长的睫毛在白皙的脸上一扇一扇,仿佛湖边森木把一汪碧泉一样的眼睛围起。

  

  只第一次见,许非尘就理解为什么在秦昭明心里,叶慕那么与众不同。

   

  

  

  

  

  下午没课,秦昭明在校门口等的叶慕,两个人去校外一个川菜店解决午饭。

   

  “怎么出来这么晚?”

   

  “走在路上,额,书荫广场好像有什么活动,然后我碰见许非尘了,小聊了两句。”叶慕解释道。

   

  “许非尘?”秦昭明微诧。

   

  叶慕点了点头,他随便敷衍了两句。然后想起来什么似的抬头看着秦昭明,“你知道之前我蛮嫉妒他的。”

   

  现在无论叶慕说什么话,秦昭明的心里都会升起来怜惜,这样带着委委屈屈模样撒娇的叶慕让他心都化了,因而他放缓了语气,像哄小孩儿一样慢慢说道:“为什么嫉妒他呀,我最喜欢你,只喜欢你。”

   

  叶慕心中漏跳了一拍,但他很快稳住自己,“喜欢”两个字是让人激动的,但他也知道秦昭明对他的喜欢,仅仅是“喜欢”而已。

   

  秦昭明在店里订了个包间,叶慕进去之后就小心翼翼的准备坐下,看着他这个样子,秦昭明招了招手,“来这儿。”

   

  叶慕站在他跟前,被他的胳膊环绕,身后肿痛的地方被轻轻揉了揉,虽然痛,但好受一些。

   

  “太疼了。”他哀怨,“你发火的时候太他妈吓人了。”

   

  “回去了再上一次药,”秦昭明松开他,“对不起,以后不凶你了。”

   

  对于秦昭明突如其来的这个保证,叶慕讶异。但他高兴的接受了信息,对着菜单开始点菜。

   

  两个人常来这个菜馆,叶慕把爱吃的勾上,等上菜的时间他跟秦昭明闲聊。

   

  “今天许非尘怎么突然找你?”秦昭明问。

   

  叶慕摆弄着手里的杯子,“红协在广场有个导医活动吧,他在那儿招人,他看见我就叫了我一声。大家也没聊什么,就寒暄两句。”

   

  “哦,”秦昭明随口,“什么活动?红协?”

   

  他本是随意的一个问题,却让叶慕瞬间紧张起来了,脱口而出,“我不知道啊,我没了解。”

   

  这慌乱的抢答一出来,两个人面上都有些尴尬浮现。秦昭明叹了口气,“我就问问,也没要骂你的意思。”

   

  叶慕没说话,因为这些事,他跟秦昭明有过好多不愉快,实在让他有点后怕了。

   

  秦昭明看着他,“叶慕。我也没有想一直强迫、限制你。你吃过亏了,很多都不用我再说了,知道怎么权衡自己精力分配,想干什么就去做。我之前说话太强硬了,没考虑你的想法,我以后会好好跟你交流。”

   

  叶慕又无措了,他脸上甚至浮现出一点窘迫的粉红,半天才低骂一句,“干嘛呀,像我爸似的。”

   

  服务员正好进来送菜,等人走了,秦昭明淡淡的来了一句,“你要是想改个称呼,我也不介意。”

   

  “你!”

   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这次矛盾和摩擦之后,虽然叶慕还是有点心有余悸,但秦昭明现阶段的温柔和好说话让他稍微宽心不少。在连续两顿狠打之后,他觉得一时半会儿秦昭明应该不会对他动手。

  

  但他实在没想到,下一顿打来的实在有些快速。许非尘简直就是他的灾星,不知道给他的皮肉带来多少痛苦。





两意相欢75

        感谢@੯ੁ‧̀͡u\ 打赏QWQ感谢@0.0 @海苔芝士卷@长草的古右右  @南笙。 @菜菜 @池鱼思小陈 @映潼 @到處浪 @Unicorn @੯ੁ‧̀͡u\ @云川漫步 大家的礼物~





        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秦昭明吓得手都僵硬了,连脊背都忘了挺直,他看着近在咫尺的叶慕,无措极了,不懂后者的眼泪怎么突然又下来了,半天才憋出来一句,“行行,不去了。哭什么呀。”

  他觉得现在叶慕很奇怪,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发热,这样的叶慕是他没见过的。

  他到了床头,给叶慕把被子又盖好,轻声道:“我就在这儿陪你睡,好吧?”

  叶慕“嗯”了一声,他让自己往被子里缩了缩,“冷。”

  “刚擦完酒精,会有点儿凉。”秦昭明摸了摸他烧红的脸颊,“怎么会发烧的?”

  叶慕躺平看天花板,“可能因为晚上洗凉水澡来着。”

  秦昭明蹙了蹙眉,“现在这个天气你洗冷水澡?”

  太阳穴处不断地跳疼,受凉感冒让叶慕的鼻音都很重,他有气无力的:“你们家停电了,又没热水。我身上疼,黏的厉害就洗了。”

  他顿了一下,小心谨慎,“你不会连这个都要怪我吧?”

  秦昭明语塞,“不会。”

  叶慕喃喃:“那就好,我现在真的不能挨打了,太疼了。”

  秦昭明不知道心中作何感想,他不自觉的轻攥了攥床单,“不打你,你好好睡一觉吧,睡醒可能就好了。”

  发热让叶慕嘴里有点发苦,他想吃点清爽的东西,但一时间又不知道能吃什么。脑袋里昏昏沉沉的,脑子里像被什么堵住了一样,只要一晃动就牵连着晕乎。叶慕眯着眼睛看向天花板,思绪开始纷飞。

  这灯真暗啊,一定不是他家的吊灯。这屋内四周装饰的色调也太灰了吧,一看就是秦昭明的风格。

  哦,原来我现在是在秦昭明家里。

  嗓子好疼好疼,像有刀刃割在了喉管,怎么那么干、那么疼?

  好想喝水,但是身上真的一点力气都没有了,实在不想去客厅烧水了,太他吗累了。

  但是现在好像不是在自己家哎。

  …

  叶慕的脑子里像充斥着浆糊,乱的不知道在想什么。肌肉因为发烧变得有些酸痛,连脑子也不太清醒了,他有些恍惚自己是处于什么日子,一时间仿佛又回到了那个灰暗的晚上。

  脸上有些发痒,温热的指腹轻轻摩挲着他,叶慕瞥向秦昭明,“嗓子疼。”

  等水被喂到他嘴边,带着些许甜的蜂蜜水润过喉咙,他在稍微清晰了一点:哦,秦昭明还在我身边。

  他的手悄悄从被窝里伸了出来,隔着家居服紧紧攥住了秦昭明的胳膊。换作往常,他肯定做不出这个动作,觉得很丢人。但是现在他是病人,脑子确实糊涂,看见失而复得的秦昭明就在身边,耍赖一下也是可以的吧?

  秦昭明胳膊上有点疼,但他没搭理,他把玻璃杯放到一边儿,看着叶慕滴溜溜转的眼睛,“怎么不睡?你刚吃完退烧药,睡一会儿好,醒来没准烧就退了。”

  叶慕:“我不想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秦昭明开口道;“听话,睡会儿。”

  “我不,我不听话。”叶慕脱口而出,他眼皮子很沉,但强撑着就是不想睡去。

  “吃完退烧药太容易做噩梦了,我不想睡。”

   

  

  秦昭明拿病中的叶慕没办法,又不敢训斥,只能像哄小孩儿一样好言好语地,“我在旁边呢,你做噩梦醒来马上就能看见我,没什么害怕的。”

   

  叶慕没理他这个话茬,而是自顾自说道:“那天我梦见我奶奶了,这么多年了,如果不是有照片,我都快把她的长相忘了。其实我还挺希望梦到她的,我真的好想她,那天我们吵完架之后格外想她。”

   

  “但是梦里我还是梦见她走了,我身上特别重、特别沉,怎么都醒不来,哪儿都很疼,我想叫她一声,或者拽一下她,可是根本碰不到。”

   

  “我还梦见你了,梦见你说不要我了。”叶慕说到这低低的笑了起来,“哦,这不是梦,这是真的。”

   

  他那一声低笑,明明是笑,却含着苦涩,听得秦昭明心里难受极了。

   

  秦昭明没有说话,他等叶慕继续开口。

   

  

  “你知道的吧,你知道我家里什么情况,你知道我从你家里狼狈的回去,我望着空荡冷清的屋子,我心里什么心情吗。”叶慕吸了吸鼻子,“我梦见你说你不要我了,然后吓醒的时候发现,哦,我一个人在家,你真的要放弃我了。”

   

  

  “你打的太疼、太疼了,大过年的路上没有多少车,我没打到车,吹了很久的风,回去没多久嗓子就很疼。”提到那天的情况,即使过去很多天,叶慕依然难以忘记当时的难受,他带着一身伤徘徊在街头的痛苦再不想体会一次。

   

  “我头晕乎乎的,身上还很疼很疼。”叶慕哽咽,“我坐坐不下,躺躺不了,我就趴在床上睡觉,渴的根本睡不着,想喝热水,连起床烧水都没劲儿。”

   

  叶慕的手指挠了挠手心,似乎还心有余悸,他摊开手给秦昭明看,朝上的手心上伤痕早已经好了,但叶慕还能记得当时连心的疼,“你还抽我的手,都抽肿了,我拿杯子都好疼好疼。”

   

  他嘴里不断的“好疼好疼”让秦昭明心揪得死紧,这个心硬手黑的人此刻简直要被心疼和后悔淹没,难受的秦昭明根本不知道怎么开口说话。

   

  叶慕依旧自顾自的,“你又要说我娇气,我就是娇气。发热真的好难受,家里还没人,我趴在床上的时候真的感觉我要被烧傻了。”

   

  “秦昭明,你怎么忍心的。”叶慕的泪珠滚落,他在这个情景下质问,像要把连日的不平都道尽了,“你打我那么狠,你怎么忍心理都不理我的,你不知道我是怎么带伤回家的,不知道我烧的多厉害,也不知道我窝在家里那几天没有一刻不在等你的消息。”

   

  叶慕难过极了,无论什么时候回想起秦昭明曾经真情实感的准备扔下他,他的惧怕都像填不满的洞,把所有情绪都吞噬。

   

  他还想再说些其他的,真的有太多话想跟秦昭明说了,但是现在这个不好使的脑子实在说不出什么有逻辑的话。他有些烦恼,敲了一下自己的脑袋。

   

  在他懊恼之际,他听到耳边一声极低极低,带着微微颤抖的声音,那声音实在太轻了,他甚至以为是自己的错觉。

  

  “……对不起。”
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这段时间一定多多多更文,争取年前把文完结了开新文!

٩(๑•̀ω•́๑)۶

朋友们,之前俩群都满了,加群加这个659767049

两意相欢74

终于是哄孩子了了了了了了


感谢 @0.0 @妉. @/-杏仁酥 @是幸运的小丸子呀 @到處浪 @੯ੁ‧̀͡u\ 大哥们的礼物ε(*・ω・)_/゚:・☆








        好几周心神不宁,这段时间叶慕饮食和睡眠状态实在不好,刚才一通发泄之后更是疲累,他的心里再波涛汹涌也没力气说了。



  秦昭明这种平日里基本上不会说好听话的人更是局促,他把明显虚弱的叶慕抱出了书房,让后者在卧室床上趴着休息。

   

  “水,”窝在暖和的被窝里,叶慕的眼皮更沉,但嗓子实在干涸,仿佛都要帽冒烟儿了。

   

  “你等等,我给你倒。”秦昭明二话没说转进了客厅,调了点蜂蜜在温水里化开,送到了叶慕床边。

   

  叶慕抱着瓷杯连着灌了好几口,甜甜的水流过喉咙,让他稍微好了一点。

  

  “还喝吗?”

   

  “我想跟你说话,但是刚才嚎太久,嗓子疼。”叶慕摇了摇头,裹了条被子在身上,“我要睡会儿,醒了再骂你。”

   

  秦昭明苦笑不得,他给叶慕掖了掖被子,“行,那你睡吧。”

   

  叶慕混混沌沌的,眼睛都闭上了,突然又睁起来一个缝,“你不准走,你就在这看着我睡,我要起来之后马上能骂到你。”

   

  微微发黄的头发软趴趴的贴在枕头上,头顶的几撮还有些打着弯,显得叶慕更像无害的小动物了。配上他说的这些话,让秦昭明一时间不知道作何表情。

   

  “好,睡吧。”秦昭明坐到了床侧,他抄起来床头柜上的书放到腿上,示意自己真的不离开后,叶慕才放心的闭上了眼睛。

   

  秦昭明的目光本来在那本书上,但没看几行,眼睛就忍不住瞟向了叶慕。

  

  叶慕真的累了,他闭上眼没几分钟呼吸就均匀了。因为身后有伤,他趴在软床上,半边脸压在枕头上。从秦昭明的角度看,能看到他长而密的睫毛微微的颤,也许是哭的太久,叶慕的鼻头还带着点红,看着他现在睡得如此安谧,更让人不忍。

   

  已经很久没有这样近距离看过他了。之前不敢,现在叶慕睡得那么熟,他得以认真的看一看朝夕相处的这个人。他发现叶慕的下颌线更明显了,他知道叶慕瘦了,但是因为前段时间有意避开这个人,没想到竟然瘦了那么多。

   

  他想伸手碰一碰那白里泛红的脸颊,但是又怕惊醒叶慕好梦,最后还是把手小心的伸向了叶慕的头发,轻轻碰了碰那微微卷的碎发。

   

  都说头发硬的人心会很硬,叶慕的头发那么软,可爱的像个小动物,人却也这么执着。

   

  秦昭明觉得这样盯着人看实在太像变态,但难得有这样好的机会,他还是在谴责自己之余多看了叶慕几眼。

  

  他一直知道叶慕漂亮,但是每次仔细看,又都不会觉得审美疲劳。一个男孩子,皮肤那么细嫩,似乎一掐就能起一道红印。他看着叶慕脸上的红晕,越看越觉得不太对劲。

   

  他本来以为是屋内暖气太足,但叶慕一直蜷在被窝里,身体也缩着,完全不像热的样子。

  他伸手搭在叶慕额上,触手的温度惊人。吓的他瞬间就懵住了。

  

 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的动作,本来就睡得不舒服的叶慕动了动,蹙着眉头微微睁开了眼睛,“……水。”

   

  秦昭明站了起来,“我给你倒水。”

   

  他刚想动身,却又被叶慕拽住了,“你去哪?”

   

  秦昭明回头,叶慕眼睛又闭上了,不知道刚才是醒了还是太渴了还迷糊着,“我给你倒水,你好好躺着。”

   

  叶慕“哦”了一声,他松开了手。

   

  秦昭明飞快的出卧室,他倒完温水,从药盒里找出来退烧药、酒精、棉签,又去厨房找了块姜准备煮点姜汤。

   

  他还没开始削姜,卧室方向物体落地的声音突然吸引了他的注意,他把东西放下赶紧过去。进门便看见叶慕半边身子在床外,胳膊正伸在地上扒拉。

   

  “怎么了?”秦昭明走了过去,“找什么呢?”

   

  叶慕抬起头,眼睛不知道是不是烧红的,“不是倒水吗,你去哪儿了?”

   

  “你发烧了,我给你找药。”秦昭明把他扶正在床上,“什么掉了?”

   

  “我手机,你还不回来,我想给你打电话。”叶慕眼睛半闭着。

   

  “我不就在屋里吗,你叫我一声不就得了,打什么电话?”

   

  “我以为你又走了,”叶慕把自己缩被窝里,身上明明很烫,但是冷的感觉如影随形,“我嗓子好疼。”

   

  也许是真的烧的厉害,叶慕才能这么直白的说出这些话。秦昭明失语了,他的心腔闷着疼,他从地上捡起来手机,声音不自觉轻柔许多,“你床上躺一分钟,我给你拿体温计。”

   

  他把体温计、退烧药、酒精和热水都拿了过来。叶慕烧的不低,近三十九摄氏度了,怪不得脸能这么红。秦昭明让叶慕把退烧药吃了,然后用酒精给他擦了擦身体,他身上的皮肤那么热,秦昭明触碰起来都小心翼翼。

   

  身后的伤没有破皮,不知道为什么会烧这么厉害。秦昭明用药膏轻轻涂了一下伤处,饶是这样仍然让叶慕疼的一抖。

   

  在擦酒精的时候,叶慕迷迷瞪瞪的,睡又睡得不好,眉头一直皱着。

   

  “你躺会儿,我去给你煮姜汤。”秦昭明拍了拍叶慕的手背,小声道。

   

  “不行,”叶慕的手马上攥住了秦昭明,那发热的手心攥的秦昭明手都发烫。

   

  现在烧的不太清醒,秦昭明语气都是格外没有的轻柔,“我不走,我就给你煮完就过来守着你好不好?”

   

  “不行,”叶慕攥的更紧了,“哪都别去。”

   

  秦昭明都要无奈了,“我真的不走,你要是担心你就叫我。你喝点汤对身体好,听话。”

   

  叶慕骤然睁开了眼睛,他那张脸烧的红扑扑的,看向床边微微弯着身子的秦昭明,硕大的眼睛里突然间两行热泪就滚了下来。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终于能歇一阵子了!这几个月实在太忙了!等我好好歇两天休整一下我就快一点更新!争取能回到我之前的更新频率!



我真的蛮爱委委屈屈的小孩儿的,也很喜欢拍之后的情节~。


今天没有小剧场啦,隔壁竹子老师@云川漫步 在参加活动,大家有粮票投给她的这一篇文 谢谢大家!(当然礼物可以留给我!)


感谢大家的留言和点赞OVO

真的是盗号你们别不信!!我靠啊飞来横祸!!!我是被污蔑的